外婆。阿嬷

22 Jul 2011By 李欣赏, 马来西亚 (新山)

离开小学的日子,也有errr二十几年了吧。
记得小学的时候,我偶尔会在放学后偷偷跟着表姐下车,溜到外婆家。
那时,外婆每天在巴刹卖菜到两三点才回来,
记得有一次,家里只有外公一人,
看到我这个突如其来的小胖子,
外公亲自下橱,煮了两粒鸡蛋给表姐和我,
回想起来真的很感动,不过老实说,hmm 不是很好吃。 :P

每逢周六,表姐和我会到大丰花园的郑氏公会上绘画课。
上完课,我又随着大舅的车回家,然后再找借口在外婆家过夜。
Maggie 面宵夜、
四小轮的折叠床、
每天早上一壶壶的kopi o、
Kopi O 加炼奶再加牛油香苏打饼,
这一切依然记忆犹新。

* * *

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们家中的每个人都有了变化…
表姐当了妈妈,唯一的表弟也当了爸爸。
年级最小的表妹明年中五会考,
其余的表妹们都在各自的职场领域里为生活打拼。
我离开了报馆,少了assignments,却多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。
由于大家所居住的地方分布于吉隆坡、新山和新加坡,
所以见面的机会也少了。
今天,我在外婆家过夜。
二十多年了,再她家里没有快熟面、也没有折叠床。
原本计划的mamak档宵夜,也没有实现。

其实今天再次在外婆家过夜,为的是要为外婆拍摄一组近期的照片。
外婆的失智症在这一年里并没有好转,几个月前摔了一跤,
外婆的身体状况更加严重。

原来的外婆做事总爱亲力亲为,如今她就连日常作息都需要旁人的帮忙。虽然
病情常促使她思绪混乱,但她却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自立了。

她的笑容也因此逐渐减少了…

下午,当我拿起相机开始拍外婆时,
她看着我说:
“Hip simi lah” - “拍什么啦!”

傍晚,外婆冲凉后,
穿着睡衣对着我们说:
“Wa gai heh hu jit toh eh sa leh?”-“我的那一套衣服呢?”

我们于是拿了几套给她选,但都被她拒绝了。我们只好把她推近房间,让她亲
自挑选。

换了一套衣服,外婆被推进客厅。她问:”Ai hipsiong mai?” “要拍照吗?”

:)

阿嬷

Read the English translation.